忍者ブログ
Welcome to KMU P12 Classmate garden 2008年9月日本Koichi設置
<< 11  2016/12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1 >>
[939] [938] [937] [936] [935] [934] [933] [932] [931] [930] [929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顧月華
December 12, 2010 06:00 AM
 
 
 
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兩年開一次年會,今年選在台北,我精神上有一種尋根返的感覺。因為喜歡漢字,又喜歡繁體字,更喜歡台灣的出版業,去圖書館或書店,總會誠服,台灣不大,如何便能出得恁多的好文章好書?
 會議全程四天,我和丈夫雖提早兩天到台北,會後也參加寶島知性文化之旅,全程完畢後又想延兩天回上海,想再看台北國際花博展。我們在上海機場改票時遇到一個上海女子,她嫁了個台灣郎,所以不得不去台灣。她對我:「台北比上海差遠了,建設沒得比的。你為了看花被罰錢,我可捨不得。」她最終沒改票,即使有丈夫,台北沒有讓她留戀。
 到台北的當天上就去了101大樓。雖然人們推祟這101層摩天大樓,我們卻決定將它列在茶餘飯後走馬觀花,去瞄一眼吃頓餐便行。全世界的商業大樓都是一樣的。
 次日去看故宮和士林官邸。不少館因整館而關閉,略有失望。上在淡水著名的紅樓看夕陽西下吃美食,找那電視劇中出現多次的傍海席位。都很平淡。全世界的海鮮都一樣,只是佐料做法不同而已。


 

我們下榻的旅館不遠處便是中正紀念堂,第三天上午,決定去乘捷運,因為很多人過,你一定要乘一次台北捷運。從中正紀念堂站下車,走出車廂,站宏偉莊重得出人意外,踏上升降梯向樓上走去,需經過長長的寬敞的甬道方可走出捷運站。忽然我與丈夫都被兩旁牆上的畫吸引,一一細審後都不地叫好,走到底已在出站處。我:「等一下,我要全部拍下來。」這根本是一次精采的畫展!何以會在地鐵中?還配了框,竟沒人嗎?
 我回去一張張拍,丈夫再在站重新檢視站四壁,他走到我身邊,用很虔誠的口吻對我:「我檢過了,一張廣告都沒有。」
 這時,我們已經感動到無語。習慣了目之所及皆廣告的我們,竟在台北的捷運站如置身畫廊。人們生活在如此乾淨的環境中,地面沒有一片紙、一口痰;排隊時沒有一個人插隊擁擠;上了車立刻有人讓座,甚至在車廂裡隔了兩三個人的距離,會有人來找我去坐;有一次問了路,之後又被人細心找到,告知新的情況……
 我忽然想到那個上海女子,想到她台北與上海沒得比的話。我問丈夫,你看要多少年,上海的文明才能趕上台北?他想了一下,至少十年,或許要更長時間,也許三十年也未能全國普及。
 十年,也許是表面上的軟體文化會改善,但是走遍全島,遇到過這些良恭儉讓的台灣人後,我覺得,也許不是上海,而是整個中國,與台灣是沒得比了,因為台灣在文化文明方面沒有斷層,自覺地將文明精髓溶入到個人的身心行為之中;那些盲目自大看不到目標在哪裡的人,你叫他們怎麼去比?怎麼去趕?怎麼去改?
 我總愛回國,因為我愛中華文化,但文明與禮儀的文化,這麼多年來我在故有時已找不到它們;因此而困惑、遺憾、失望,卻在陌生的台灣,與它撲面相遇。甚至同樣使用漢字所表達的日常話語,也能盡現台灣人民的良恭儉讓的精神,從而為我飄洋過海數十載後,依然摯愛的中華文化,找到了源頭,得到了慰藉。
 後來方知,此次有位女會員,在台北捷運車廂上看到張貼了詩歌,這文學中高處不勝寒的、被急功好利社會摒棄的詩歌,竟普及到公共交通上!她感動得哭了。
 會後我們向南走去,在台南國立台灣文學館,我被一組組的文學作品分類標題吸引了:離散與釘根、原與祖靈、災難與生態、論辯與重建、性別與情欲、禁錮與出、反殖與認同、戰爭與傷痕、疏離與超越、批判與關懷……。它們的沉重使我動容,在以後所看到的台灣人民身上,我似乎看到了他們曾經長期生活在血及掙扎中,強權的殖民統治,抑或專制的獨裁並沒有將他們壓變形,如一粒粒的種子,在土壤中依然頑強地往上竄升;那些苦難的月及磨,反而孕育出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富有自尊自強自愛之心。
 在台北國際花博會上,我們這些疲倦的女人試探尋找VIP通道,問我們的導遊小姐,可有辦法不排隊?導遊:「這兒沒有VIP,這是民主國家,人人平等。」這勾起我對上海世博會的記憶。其實VIP便是特權及階級的代號,是不平等的象,看慣了龐大無當的官僚及特權泛濫成災,我已麻木不仁;如果不是親身經,我不相信華人社會還有人人平等的民主、還有自覺的紀律及尊重別人的自重。第二天我又去乖乖地、心平氣和地淋著雨排隊,雖然得不到特殊禮遇,卻再無怨言。
 我又有幸在離去的前一,在台北國家劇院看了雲門舞集的《流浪者之歌》,事後又讀了林懷民的書《高處眼亮》。當我在形同吐納的舞者與僧人或靜默或搖曳至終,看那三噸半金稻米傾瀉完畢後,在一片燦爛奪目的金色光芒中,由衷體會自己受了真正的心靈洗禮,甚至忽然對自己的浮躁感到慚愆;思量著陽光與土地的神聖、生命及自由的可貴、萬物存在的意義……,它使我心中只剩下一片平和的感激,及對生命和自然的敬意。
 世界很大,城市再美,當我離去時,我心中會對自己我不會再來了;儘管台北很舊,不及上海繁華,但它很像故,因為它是一塊馨的土地,我會再回來。
 我想起台灣副總統蕭萬長在我們的會議開幕致詞中過的話:一個強大的國家不等於是一個偉大的國家,一個偉大的國家的人民有自尊,也尊重別人,它們的人民應該有很好的文化修養,而台灣正朝此努力,而且被世人敬重。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無題
借轉
mihu 2011/01/05(Wed)13:36:28 編集
無題
随意
Koichi 2011/01/05(Wed)13:42:53 編集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カレンダー
11 2016/12 01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リンク
You Tube
Hunde show 09
MEMORY - BARBARA STREISAND
最新コメント
[11/14 nhccjtmzbd]
[08/24 L.L.]
[08/09 Koichi]
[08/09 mihu]
[07/13 名無権兵衛]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プロフィール
HN:
Koichi
性別:
非公開
バーコード
ブログ内検索
最古記事
カウンター
【版權所有】引用相關內容請註明出處
本部落格在網路上所收集的資訊經整理轉載,若有不慎侵犯到各著作人或創作者之權利之疑慮時,請速告知,俾儘速下架,本部落格當向著作人或創作者致最大歉意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