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Welcome to KMU P12 Classmate garden 2008年9月日本Koichi設置
<< 09  2018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[802] [801] [800] [799] [798] [797] [796] [795] [794] [793] [792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阿傑的姑媽-- 李家同

凡事都不可虧欠人,惟有懂得愛,要常以為虧欠,因為愛人的,就完全了律法或解了。
 我一直很喜歡看李家同校長寫的文章, 就是如此的娓娓道來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阿傑的姑媽-- 李家同

前些日子,我正在和我的研究生阿傑討論功課的時候,他的手機忽然響了,阿傑講了一些話以後,告訴我他的姑媽病危,他必須趕到醫院去。我當然無所謂,他匆匆地走了。

不久以後,阿傑告訴我,他的姑媽已經離開人世了,她信天主教,葬禮也採用天主教儀式。他說他的姑媽孤苦伶仃,無親無戚,他很怕葬禮冷冷清清,所以請我去參加。他的同學也都會去,我一口就答應了他。

事後,我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通,因為阿傑有個大家庭,好多親戚,他的姑媽怎麼會無親無戚?我怎麼也想不通,最後我直接去找阿傑,問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阿傑支支吾吾地告訴我一個好有趣的故事。


阿傑是一個非常粗心大意的人,他只有在做研究的時候才會細心。我不停地發現他忘了鑰匙,或者是丟掉了手機,甚至還會忘記了和女朋友講好的約會。
 
他是個心地很好的人,媽媽叫他去做的事,他大概都會去做。這次,媽媽給他的任務是要他去探訪他的姑媽,他到了醫院,才發現他根本就不記得他姑媽的名字,好在他記得病房號碼是三十一號病房,所以他就進去了。

三十一號病房的病人是一位老太太,看到阿傑,顯得非常高興。阿傑曾經見過姑媽,但是並不能完全記得她的模樣,在他的心目中,老太太都一個樣子的,所以他和這位老太太有談有笑。老太太把他叫成另一個名字,他也不以為意,他想人老了,總會認錯人的。

因為這位姑媽好喜歡和阿傑聊天,阿傑就決定常去看她。每一次老人和年輕人都聊得很快樂,阿傑家住在台中,他每兩週從埔里回台中一次,每次都會去看臥病的姑媽。
 
姑媽有時會提起他小時候的事情,他一點印象都沒有,他想這大概是他記性不太好的關係,小時候的事情已經忘掉了,虧得老姑媽記得。

有一天,阿傑去看姑媽的時候,正好一位天主教神父也在那裡,正在替姑媽祈禱。他這下發現不對了,因為他們家的宗教信仰都是台灣的民間佛教,他的姑媽不可能信天主教的,而且他又忽然想起他姑媽為什麼國語說得如此之好,他偷偷跑出去查看護理站的資料,才發現他真正的姑媽的確住在隔壁的隔壁,但早已出院了,他一直在拜訪的這位老人,不知道是誰的姑媽。

那位神父卻對阿傑讚美有加,告訴他將來必有好報,而且也要了阿傑的電話號碼,因為老太太沒有什麼親人了,萬一有事,這位神父會找他來。
 
這位神父知道阿傑和老太太都認錯了人,可是他不以為意,他又告訴阿傑老太太年歲已大,隨時可能離開人世,阿傑必須心理有所準備。

雖然阿傑發現自己認錯了姑媽,他卻仍然照舊地去看這位姑媽,姑媽身體狀況越來越弱,但每次看到阿傑來,都會露出笑容。臨走以前,她好像在等阿傑,當阿傑趕到,她再度露出一種心滿意足的笑容,然後就安詳的過去了。

葬禮在一座天主堂裡舉行,小教堂裡擠滿了人,我的學生告訴我來參加的都是阿傑的親友。
 
阿傑的爸爸、媽媽、弟弟都坐在第一排,據說,他的舅舅、阿姨、姑媽、姑丈等等來一大堆,他的同學更是傾巢而出。阿傑是台中衛道中學畢業的,所以會唱聖歌,他的碩士班同學在他的指揮之下,從頭唱到尾,「上主,求你垂憐」,還是用希臘文唱的。
 
主禮神父講道講得很短,他引用了我寫的〈陌生人〉作為主軸,強調替陌生人服務是件好事,滑稽的是這位神父說這個故事雖好,但他不記得這是誰寫的,他還畫蛇添足地說,這一定是一位不太有名的作家寫的,否則他一定記得。
我就坐在下面,聽了人家說我是位不太有名的作家,只有苦笑的分。

彌撒的福音用的是真福八端,這位神父還加了一句,
「糊裡糊塗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們必定得到心靈中的平安。」

移靈前,阿傑獨唱〈我有平安如江河〉,我只知道阿傑喜歡唱歌,沒有想到他唱得如此好聽。唱完以後,他的好友們將棺木抬上靈車,靈車啟動之前,阿傑在教堂門口向全體送葬的親友鞠躬。至少對我而言,他完全變了一個人,阿傑永遠是個嘻嘻哈哈的人,可是現在變得一臉嚴肅的表情,一位同學陪他去火葬場,那位同學說阿傑在車裡淚流滿面。

葬禮結束了,阿傑忙著做研究,他的研究做得有聲有色,非常令人滿意。每一位老師都說他聰明。他究竟是聰明,還是糊塗呢?預官報名時,阿傑忘得一乾二淨,這下,也沒有服國防役的可能了。
 
別人碰到這種事情,會懊惱不已,阿傑只沮喪了一下子,馬上就忘了這件事情,他說當大頭兵,有什麼了不起。看到阿傑這種模樣,我想起了他的獨唱〈我有平安如江河〉。

阿傑的確是個糊塗!又善良的孩子,但唯有糊裡糊塗, 才能得到心靈上的平安。那些精明到極點的人,要想得到平安,真是比駱駝毛通過針孔還難。

難怪那位神父不記得我的名字了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カレンダー
09 2018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リンク
You Tube
Hunde show 09
MEMORY - BARBARA STREISAND
最新コメント
[11/14 nhccjtmzbd]
[08/24 L.L.]
[08/09 Koichi]
[08/09 mihu]
[07/13 名無権兵衛]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プロフィール
HN:
Koichi
性別:
非公開
バーコード
ブログ内検索
最古記事
カウンター
【版權所有】引用相關內容請註明出處
本部落格在網路上所收集的資訊經整理轉載,若有不慎侵犯到各著作人或創作者之權利之疑慮時,請速告知,俾儘速下架,本部落格當向著作人或創作者致最大歉意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