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Welcome to KMU P12 Classmate garden 2008年9月日本Koichi設置
<< 11  2016/12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1 >>
[949] [948] [947] [946] [945] [944] [943] [942] [941] [940] [939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他和她結婚整整10年了,夫妻間已經沒有任何衝動與情趣,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對她幾乎就是一種程式與義務,他開始厭煩起了她,尤其是單位新調進了一個年輕活潑的女孩,對他發起了瘋狂的進攻,他突然覺得她是自己的第二春,經過再三考慮,他決定和她離婚。她似乎也麻木了,很平靜地答應了他,兩個人一起走進了民政部門。­

 
手續辦得很順利,出門後,兩個人已經是各自獨立的自由人了,不知為什麼,他心裏突然有種空落落的感覺,他看了看她:天已經了,一起去吃點飯吧。

 
她看了看他:好吧,聽新開了一家離婚酒店,專門執行離婚夫婦的最後一頓餐,要不咱們到那兒去看看。” ­

他點了點頭,兩人一前一後默默地走進了離婚酒店。­

 “
先生女士上好。二人在包廂剛坐下,服務小姐便走了進來,請問兩位想吃點兒什麼?” ­

 
他看了看她:你點吧。” ­

 
她搖了搖頭:我不常出來,不太清楚這些,還是你點吧。” ­

 “
對不起先生女士,我們離婚酒店有個規矩,這頓飯必須要由女士點先生平時最愛吃的菜,由先生點女士平時最愛吃的菜,這叫最後的記憶” ­

    “
那好吧,她理了理頭髮,清蒸魚、溜蘑菇、拌木耳,記住,都不要放蔥薑蒜,我先生……這位先生他不吃這些。” ­

     “
先生呢?服務小姐看了看他。

住了。結婚10年,他真的不知道老婆喜歡吃什麼。他張著嘴,尬地在了那兒。     
 
就這些吧,其實這是我們兩個人都愛吃的。她連忙打起了圓場。­

服務小姐笑了笑:實話,到我們離婚酒店來吃這最後一頓餐,所有的先生和女士其實都吃不下去什麼,所以這最後的記憶咱們還是不要吃了吧。就喝我們酒店特意為所有離婚人士準備的——冷飲吧,這也是所有來的人都不拒的選擇。

她與她都點了點頭:那就來冷飲吧。” ­

很快,服務小姐送來了兩份冷飲,兩份飲料中一份淡藍一片,全是冰渣;一份滿杯紅潤,冒著熱氣。­

 “
這份餐名叫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,兩位慢用。服務小姐介紹完退了下去。­

包房裏靜悄悄的,兩個人相對而坐,一時竟不知道該什麼好。­

 “
篤篤篤!輕輕一陣敲門聲,服務小姐走了近來,托盤裏托著一枝鮮豔的紅玫瑰:先生,還記得您第一次給這位女士送花的情景嗎?現在一切都結束了,夫妻不成就當朋友,朋友要好聚好散,最後為女士送玫瑰吧。” ­

她渾身一抖,眼前又浮現出了10年前他給她送花的情景,那時,他們剛剛來到這座舉目無親的省城,什麼都沒有,一切從零開始。白天,他們四處找工作,努力拼搏;上,為了增加收入,她去市出小攤,他去給人家刷盤子。很,他們才一起回到租住在地下室裏那不足10平米的小屋。日子很苦,可他們卻很幸福。到省城的第一個情人節那天,他為自己買了第一紅玫瑰,她幸福得流下了眼10年了,一切都好起來了,可兩個人卻走向了分離。她想著想著,水盈滿了雙眼,她擺了擺手不用了。” ­

他也想起了過去的10年,他這才記起,自己已經有五六年沒有給她買過一枝玫瑰了。他擺了擺手:不,要買。” ­

 
服務小姐卻拿起了玫瑰,刷刷兩下撕成了兩半,分別扔進了兩個人的飲料杯裏,玫瑰竟然溶解在了飲料裏。­

   “
這是我們酒店特意用糯米製成的紅玫瑰,也是送給你們的第三道菜,名叫映景的美麗。先生女士慢用,有什麼需要直接叫我。服務小姐完,轉身走了出去。­

 “
XX,我……他一把握住她的手,有些不出話來。­

 
她抽了抽手,沒有抽動,便不再動彈。兩個人靜靜地對視著,什麼也不出來。
突然,燈熄了,整個包房裏漆黑一片,外面警鈴大作,一股煙味兒飄了進來。­

 “
怎麼了?兩個人急忙站了起來。 ­

 “
店起火了,大家馬上從安全通道走!快!外面,有人聲嘶力竭地喊了起來。

 “
老公!她一下撲進了他的懷裏,我怕!” ­

 “
別怕!他緊緊摟住她,親愛的,有我呢。走,往外衝!

包廂外面燈光通明,秩序井然,什麼都沒有發生。

服務小姐走了過來:對不起,先生女士,讓兩位受驚了。酒店並沒有失火,煙味兒也是特意往包房裏放的一點點,這是我們的第四道菜,名叫心的選擇。請回包廂。

他和她回到了包廂,燈光依舊。他一把拉她:親愛的,服務小姐得對,剛才那才是你我心真正的選擇。其實,我們誰都離不開誰,明天咱們重新結婚吧?” 

她咬了咬嘴唇:你願意嗎?” ­
我願意,我現在什麼都明白了,明天一早咱就去辦結婚。小姐,買單。著喊了起來­

服務小姐走了近來,遞給兩人一人一張精緻的紅色清單:先生女士好,這是兩位的帳單,也是本酒店的最後一道贈品,名叫永遠的帳單,請兩位永遠保存吧。"

他看著帳單,眼淌了下來。 ­

 
你怎麼了?她連忙問道。­

他把帳單遞給了她:親愛的,我錯了,我對不起你。” ­

她打開帳單一看,只見上面寫著:
一個暖的家;
兩隻操勞的手;
三更不熄等您歸家的燈;
四季注意身體的叮囑;
無微不至的關懷;
六旬婆母的微笑;
起早貪黑對孩子的照顧;
八方維護您的威信;
九下廚房為了您愛吃的一道菜;
十年為您逝去的青春……
這就是您的妻子。 ­
老公,您辛苦了,這些年也是我冷漠了你。她也把自己的那份帳單遞給了他。他打開帳單,只見上面寫著:
一個男人的責任;
兩肩挑起的重擔;
三更半夜的勞累;
四處奔波的匆忙;
無法傾訴的委屈;
留在臉上的滄桑;
七姑八姨的義務;
八上八下的波折;
九優一疵的凡人;
時時對家對子的真情……
這就是您的丈夫。 ­
兩個人抱在一起,放聲痛哭。­

結完帳,他和她對經理千恩萬謝,手牽手走回了家。看著他們幸福的背影,經理微笑著點了點頭:真幸福,我們離婚酒店又挽救了一個家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カレンダー
11 2016/12 01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リンク
You Tube
Hunde show 09
MEMORY - BARBARA STREISAND
最新コメント
[11/14 nhccjtmzbd]
[08/24 L.L.]
[08/09 Koichi]
[08/09 mihu]
[07/13 名無権兵衛]
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
プロフィール
HN:
Koichi
性別:
非公開
バーコード
ブログ内検索
最古記事
カウンター
【版權所有】引用相關內容請註明出處
本部落格在網路上所收集的資訊經整理轉載,若有不慎侵犯到各著作人或創作者之權利之疑慮時,請速告知,俾儘速下架,本部落格當向著作人或創作者致最大歉意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

忍者ブログ [PR]